2016年6月9日 星期四

【何以笙蕭默】第二章 轉身(上)


因為又多了一個坑要填的緣故,所以這集的對話跟旁白都改成直接打在下面…以節省工時

還有為了怕大家看到脫窗(喂),搭配圖片大小,所以文字也跟著放大

沒辦法導演(?)只有一個人,有的時候我真希望我有三頭六臂。゚(゚ノД`゚)゚。


還有默笙的髮型在這集我又給她換了←怎麼可以一直換一直換!
反正做人最重要的就是開心ʅ(´◔౪◔)ʃ(隨便的女人)


圖片大小也縮小了一點…之前的太大,偷工減料的地方都會被看到(喂)



夕陽西下,彩霞滿天。
何以琛站在十樓辦公室的落地窗前,奇怪自己怎麼會有了欣賞夕陽的心情。
也許,因為她回來了。
美婷推開門,就看到何律師背對著她站在窗前,手裡夾著煙,一身落寞的樣子……落寞?
美婷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了,這個詞能用在從來都是自信沉著的何律師身上嗎?
以琛聽到開門聲,轉過身問:“什麼事?”
“哦。”美婷這才從自己的迷思中驚醒,快速地說,“何律師,紅遠公司的張副總來了。”
“請他進來。”以琛收起雜亂的思緒,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。
瞥了一眼壁上的鐘——五點,她還沒來。
好不容易送走了張副總,以琛疲憊地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,
猛的一隻巨掌拍下來,
以琛無奈地睜開眼:“老袁。”
大學畢業後他拒絕了研究生保送,直接來到現在更名為“袁向何”的“袁向”律師
事務所里工作,現在已經是合夥人之一。老袁和另一個合夥人向恆都是
C大校友,向恆比他早一屆,老袁則已畢業多年。
形象更接近劫匪的魁梧大漢悠閒地在他對面落座,
囂張地蹺起二郎腿:“接下來準備幹什麼?”
以琛頭也不抬地說:“加班。”
“不會吧!”老袁怪叫,“今天是周末哎!”
“那又怎樣?”
“那又怎樣!”老袁重複他的話,搖搖頭,
“這的確像是冷血無情工作狂何以琛說的話。”
以琛瞇起眼:“我倒不知道你修辭學學得這麼好。”
“NO、NO、NO。”老袁搖搖手指。
“這是所有認識何以琛這個人的女性同胞們的共識。”
他賊兮兮地湊過來,
“以琛,我一直想問你,你到底是同性戀還是有隱疾?”
對這種無聊低級分子,理他就是神經病。
美婷進來送上兩杯咖啡,
以琛叫住她問:“今天有沒有一位趙小姐來過?”
美婷想了想搖頭說:“沒有。”

以琛“嗯”了一聲表示知道,
對美婷說:“我這裡沒什麼事了,你早點回家吧。”
美婷搖頭說:“我不急的,何律師你什麼時候走,
要不要我幫你買點吃的來?”
“不用,謝謝。”
美婷哦了一聲,滿臉失望地出去了。
老袁嘖嘖出聲:“喂,美婷美女對你有意思哦,
要不要來段辦公室之戀?”
“人家是正經的女孩子,你別胡說八道。”以琛警告他。
鐵石心腸!老袁暗暗搖頭,以琛對待女性的態度一向有禮周到,
但從不逾越,這些年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“何以琛”這個名字下壯烈成仁。
撇開他英氣逼人的外表,光這幾年他在律師界裡逐漸崛起的名
聲和堅毅正派的形象就足以吸引任何驕傲或者美麗的女人。
“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人?那麼多女的你就沒一個心動的?那個外企的美女總監,
身材很辣哎!那個電視台的女主持,你們合作那麼久難道沒擦出點火花?還有咱
們精明能幹的同行許霹靂,今天在法院遇到她,她還旁敲側擊地問起你……”
老袁越說越興奮,以琛聽而不聞,隨他胡說八道。
獨角戲有什麼好唱的,老袁沮喪地停住,
一會兒又兩眼放光:“我知道了,一定是咱們的小妹以玫,你對她總算還有點人性。”
以玫經常到事務所來,老袁對她是極熟的。
“她是我妹妹。”以琛沒好氣地說。
“少來,你們又沒有血緣關係。”老袁一副熟知內情的樣子。
“那也不能改變什麼。”以琛語氣頗淡,但其中的絕對老袁還是聽出來了。
老袁搖搖頭不再多說什麼,以琛的固執他是領教過的。
“何律師。”美婷進來,手裡拿著一個信封,
“剛剛有位小姐送了這個來。”
以琛一摸就知道是什麼,“那位小姐呢?”
“她留下東西就走了。”
“走了?”以琛臉色一沉,
“走了多久?”

“不到一分鐘。”
以琛沒有細想,拿起車鑰匙和外套就往外去。
老袁跟在他後面叫:“你去哪裡?”他彷彿沒聽到似的。
在門口老袁恰好碰到剛剛從法院回來的向恆:
“他是怎麼回事?”
向恆看著他離去的方向,若有所思:“我想​​我知道原因。”

“你知道?快說,快說。”
“剛剛我在樓下看到一個人,我還以為看錯了,沒想到真的是她。”
“你覺得以琛是個什麼樣的人?”向恆不答反問。
“冷靜、理智、客觀。”老袁中肯的評價。
“那麼這個人就是他的不冷靜、不理智、不客觀。”
老袁好奇心起:“女的?”
“對,他以前的女朋友。”
向恆雖然比以琛高一級,卻是一個宿舍的,對以琛的過去很了解。
“女朋友?”老袁一副聽到天方夜譚的表情,“他有過女朋友?”
“對,後來她女朋友因為去美國和以琛分手了。”
“你是說……”老袁瞪大眼睛,“以琛被人甩了?”
“對,而且是不辭而別,他女朋友去了美國他才知道消息。
這件事在學校傳得很廣,以琛很頹廢了一陣子,那時候他抽煙喝酒全學會了。”
“不會吧……”老袁實在想像不出什麼樣的女人會拋棄何以琛。
怪不得他不近女色,原來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。
 


正值下班的高峰期,默笙不急著回去,隨著擁擠的人流無目的地亂走。
直到剛剛,她才不得不承認,自己和以前真的很不一樣了。
以前的她絕對不會這麼退縮,明明很想很想見他,卻不敢。
那時候不管以琛多麼冷漠,多麼拒人千里,
她都可以端著一張笑臉跟前跟後,現在卻連說兩句話的勇氣都沒了。
以琛曾經說她是sunshine,是他想拒絕也拒絕不了的陽光,
可是現在她連自己心中的陽光都消失了,又拿什麼去照耀別人呢?
一輛銀白的BMW突兀地停在她跟前,默笙頭也沒抬,繞開。
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:“上車。”
她驚訝地抬頭,是他!
以琛見她愣在那裡,皺著眉頭又說一遍:“這裡不能停車,上車。”
默笙來不及考慮這是怎麼回事,車子已經沒入下班的車流裡了。
“中餐還是西餐?”以琛注視著前方的交通狀況,開口問她。
“中餐。”她反射地回答,說完才發覺不對,什麼中餐西餐,他要請她吃飯嗎?
以琛冷冷地瞥了她一眼:“你還會拿筷子嗎?”
默笙假裝沒聽到他的冷嘲熱諷,小心翼翼地問:“你要請我吃飯嗎?”
“你撿到了我的皮夾,於情於理我都該謝謝你。”
“其實不用這麼客氣。”默笙訥訥地說,一陣沮喪湧上心頭,
什麼時候他們到了說這種話的地步了呢?
晚餐是在著名的秦記吃的,優美的環境,美味的菜餚,
周到的服務都無法改善默笙的用餐心情,對著對面那張毫無表情的臉,注定要消化不良。
悅耳的手機鈴聲打破了餐桌上的沉悶,以琛接起手機。
“喂……對……我在秦記……不是,還有趙默笙……恰好遇見……好。”
他突然把手機給她:“以玫想跟你說話。”
默笙一呆接過:“喂。”
“喂,默笙。”輕柔的嗓音從彼端傳來。
“以玫,好久不見。”“是啊,好久不見。”
兩頭都沉默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
最後還是以玫說:“默笙,這些年過得還好嗎?”
“還不錯,簡直要樂不思蜀了。”默笙故做輕鬆地說,
沒注意到對面的以琛動作突然一滯。
“嗯。”又是一陣沉默,以玫說,“你可以把聯繫方式給我嗎?我們找個時間見一見。”
“好的。”默笙報上手機號碼。
“嗯,那再見了。”“再見。”
收了線,她合上手機還給以琛,他卻沒接。“把你的手機號碼輸進去。”
默笙一怔,低頭輸入號碼,卻在輸入姓名時犯了難。
“你是用什麼中文輸入法?”“筆劃。”“哦。”
還是打不出來。“默字怎麼打?”以琛伸手拿過她手中的手機:“我來。”
默笙尷尬地看著他修長的手指在銀灰的手機上優雅快速地跳躍,
幾秒鐘時間就打好,合上收進衣袋。
“你連中文名字都忘了怎麼寫了?”
“不是,你的手機我不會用。”默笙訥訥地解釋。
他看了她一眼,不再說話。
晚餐就在這樣沉默的氣氛中度過,甚至一直持續到他送她回家。
默笙下車說:“謝謝你送我回來。”
他點點頭,開車飛馳而去。
默笙站在原地,只覺得茫然,也不知道站了多久,
直到意識到路人怪異的眼光才如夢初醒,
腳步匆匆地奔上樓。

2 則留言: